留守儿童妈妈公彦红:贷款50万创办关爱家园

与部分留守儿童合影。

与部分留守儿童合影。

夫妻俩带着孩子过马路。

齐鲁网济南7月17日讯(记者 李淼 通讯员 陈雅楠)抢过妈妈的手机,张依婷就在电话里喊:“公妈妈,我想你啦,你有没有想我啊?”惹得在旁边的妈妈一阵吃醋,忍不住向齐鲁网记者“抱怨”:“她才回来几天,就想公主任了,还叫她妈妈,连我都比不了。”他们口中公妈妈和公主任是临沂市流峪镇留守儿童关爱家园创办者公彦红。

因为爱,创办留守儿童的关爱家园

2007年,公彦红和她的丈夫谢纪安来到了临沂市流峪镇工作,到这里后,他们发现这里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现象很普遍。“由于交通不便,很多孩子得走接近1个小时才能到学校,而且每个村子都有一个小水库,因为年龄小,爷爷奶奶很不放心,就送他们到学校,但是很多老人不会骑车,只能步行,每当遇到下雨天,老人和孩子的安全就是一个问题。”公彦红向记者说道。

齐鲁网记者了解到,流峪镇当地因为没有工厂,就业机会少,很多人都选择外出到上海、天津、淄博等地打工,每年很少回来。甚至出现一种现象,即当老人突然去世时,因村子里没有人帮忙,而花钱雇人为老人办丧事。“如果生病了,他们得走十里山路到镇上打针,十分不方便。”谢纪安补充道。

看到这些,夫妻俩坐不住了,孩子们的安全让他们担忧,老人们看着孙子孙女有心无力焦灼的目光更让他们辗转反侧。两人商量之后决定,办一个留守儿童关爱家园,为老人们分忧减负,让孩子们有更好的学习生活环境,同时也为在外的父母做好后勤保障。谢纪安说:“这是社会的一种需求。”

顶住压力 贷款50万创办关爱家园

创办关爱家园之路上有谢纪安和公彦红两人想到和没想到的艰辛与困难。他们贷款了50几万改了三层小楼作为学生宿舍和学习的场所。除了经济上的压力,孩子们的工作经常让他们精疲力尽。每天早上公彦红负责带孩子到学校,中午接他们“回家”吃饭,午休后再送孩子上学。此外,她还是学校的义务老师,专门负责给孩子们做辅导。

“事情看起来蛮简单,但是很琐碎,任何事情都不能掉以轻心,我们身上的责任很大,孩子的安全是最基本的要求,食品、住宿、交通安全都是我们要考虑的。孩子的一切就是我们的一切。”公彦红说道。“这7年来,真的辛苦她了,最近她头发突然掉得很厉害,我们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操劳过度造成的。”谢纪安看着妻子充满歉意地说。“谢园长指示,放假期间好好休息,孩子开学后继续努力工作。”公妈妈打趣地道。

夫妻二人相互扶持、彼此鼓励的温馨画面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公彦红是这样评价丈夫的:“他这个人理想大,心好,较真,做事不怕被人议论,刚开始时一切不如意,我曾经想要过放弃,但是想想他,想想孩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公彦红成了留守儿童们的另一个妈妈

公彦红向齐鲁网记者“炫耀”道:“这里的很多孩子都直接叫我妈妈,这才放假没几天,有些去父母那里的孩子打电话过来,说想我啦,他们的妈妈都吃醋了。”

据了解,关爱家园最小的孩子上一年级,因为孩子太小,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哭着喊妈妈,每当这时,公妈妈总是抱着他们,等他们睡着了,才会离开。“虽然园里有保育老师,但还是自己多点照看比较放心,我就是他们的妈妈。”

提到任意一位孩子,公妈妈都能熟悉地说出他的性格,而对于如何管理一大群孩子融入到集体中并和睦相处,她有自己的“宝典”。“我会给他们找朋友,老生带新生不仅增强了老生的责任感和关爱他人的能力,还让新生尽快消除陌生感,融入到大家庭中。”

相对于公妈妈的感性教育,谢爸爸更偏向理性教育。他通过给孩子写信,指出孩子生活中的错误或者思想上的误区。“孩子很喜欢这种形式,他认为你是尊重他的,这是属于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父母的爱,我们替代不了!”

尽管如此,谢纪安和公彦红均表示,父母的爱,他们是替代不了的。为此,他们对在外打工的父母有“硬性要求”,每个星期打一次电话,多和孩子沟通。孩子的学习情况总是及时地反映给家长,“孩子的童年怎么能少了你们。”

每逢周六周日,公彦红会带着老师进行家访,除了了解家长对老师的需求外,同时也提出对家长的要求。“我们很感谢谢园长和公主任,如果没有他们,我们在外面也不放心,他们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是我们的后勤保障。孩子交给他们,我们很放心。”张依婷的妈妈表示道。

希望社会力量可以改变落后思想

齐鲁网记者了解到,这里的学生大多上到初中毕业就不上学,而选择出去打工或上职业学校,原因一是读不起,二是考上大学不容易,三是社会就业压力大,大学生找工作也有困难,所以学生家长两个方面都不愿意上高中。

长此以往,就形成了恶性循环,现在的家长把孩子丢在家里出去打工,孩子长大后再出去打工,等孩子结婚生小孩的时候,家长已经老了,然后再回来带孩子的孩子,这样又有新一代的留守儿童,从此走进了一个怪圈。这种怪圈让他们陷入了一种思想上的贫穷,它比物质上的贫穷更可怕,因为它影响到的是几代人。

谢纪安对前来暑期支教的扬州大学农学院旅游与摄影协会成员说:“我们需要你们给小朋友带来新的思想,告诉他们为什么要好好上学,为什么要上大学,要让他们明白知识改变命运并不是一句空话。”

“刚开始认为支教只是简单地教小朋友学习,和他们一起做游戏。来到这边发现,我们需要做的和可以做的更多,希望我们的努力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哪怕是一点点,也足够了。”协会负责人吴逸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