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三乱”是杯毒药

11月14日,在河南永城,一辆大货车被运政、路政部门相继罚款。司机称在出示了月票(每月给路政3000元)和年票(每年给运政3000元)后,路政部门仍要罚款,女车主求情未果,当场服剧毒农药自杀,现在仍在医院抢救。接受记者采访时,执法人员称是正常执法,不清楚女车主是否喝药。

新闻回放

从1994年至今,国家对公路“三乱”治理已走过近20个年头,遗憾的是,在公路上乱设卡、乱罚款、乱收费的行为,非但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愈演愈烈,甚至闹出了人命。“女车主服毒自杀”无疑是对公路“三乱”的以命相搏,再次向社会敲响从严治理的警钟。  

公路“三乱”何以如此冥顽难治?利益驱使?体制弊端?二十年来,媒体的曝光不计其数,舆论的抨击连篇累牍,政府的治理接二连三,缘何效果不彰,乱象依然。究其原因,既得利益让地方政府难舍难放,缺乏铁腕整治的决心与诚意,让公路“三乱”治理虚张声势,言不由衷。据资料显示,全国每年的公路罚款高达4000亿元,如此唾手可得现钱的“提款机”怎会轻易废弃。  

事实上,除既得利益外,体制弊端更是导致公路“三乱”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由此看来,只有改革现有的公路管理体制,切实理顺职能划分和人员归属,让公路管理回归有序,“车主自杀”才不会悲剧重演,公路“三乱”治理才有望釜底抽薪。 □张玉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