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日】携手同行七彩:男同草根组织的“抗艾”路

本报见习记者 陈晓丽 记者 李钢

11月29日,省卫生厅通报,超五成的艾滋病是同性传播,尤其男同占绝大多数。在男同这个特殊群体中,专业机构很难开展工作,只有一些草根组织才能发挥作用。然而现实中,这些草根组织却面临着资金短缺、社会不认可等难题。11月30日,携手同行七彩(MSM)工作组负责人波波讲述了他们的艰辛“抗艾”路。

半年劝500名男同检测艾滋

11月30日中午12点多,刚刚下班的波波,急忙赶到了一个男同聚集地。他来这里不是为了聚会,而是赶来和其他宣传艾滋病检测的志愿者汇合。当天,来自济南市市中区疾控中心携手同行七彩(MSM)工作组的多位志愿者在此进行艾滋病防治干预。

提到当初建立这个组织的初衷,波波眉头紧皱,“以前我有位朋友感染了艾滋,没查,很快就去世了,对我触动特别大。”交谈中,他没有回避自己的男同身份,“我本身也是同性恋,我知道同性恋现在得不到社会的认可。这就更需要一个组织。”

2012年上半年,依托济南市市中区疾控中心,波波成立了携手同行七彩(MSM)工作组。尽管成立之初,只有波波一个人,但很快他就成功带领17名男同到市中区疾控中心进行了艾滋病检测,“艾滋早检测早治疗是关键。”

随着活动的开展,波波一个人精力难以支撑。去年6月,工作组开始招聘志愿者。截至目前,七彩工作组的志愿者已发展到10多人。仅2012年,就成功组织500余男同进行艾滋病检测,共检测出感染者30余人。

“男同与艾滋病并不能划等号。”波波说,虽然男同群体中发现了很多感染者,但这不是说只有男同群体才容易感染艾滋病,而是不安全的性行为容易导致艾滋病传染。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易感人群,只有易感行为。

到“聚点”干预,曾受到“人身骚扰”

尽管艾滋病民间组织的作用已经受到了肯定,但其实他们开展工作时也并不顺利。

“刚开始很多圈内的人,会以为我是图利,是沽名钓誉。”对此,学医出身的波波表示,“我们去同性恋聚集点宣传的时候,很多时候连门都进不去。”波波告诉记者,“只要一说我们是想宣传艾滋病防治,他们马上就说他们那里不存在这种情况,不让我们进门。”现在他们主要依赖熟人介绍,“有熟的朋友帮忙跟老板打招呼,我们才有机会去”。

“还有个最大的顾虑,就是怕在这些场所碰到家人或朋友,那就暴露了自己同性恋的身份”,波波表示,“我牵头组织了这个活动,就有责任保护大家的隐私。”

同样身为志愿者的宣宣甚至还表示,有时候到一些聚集点宣传时还会受到“人身骚扰”,“有次我们几个志愿去宣传,有的人就对我们志愿者动手动脚的。”

“他们有着专业机构无法比拟的优势。”从事艾滋病防治多年的济南市市中区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科李辉表示,男同防艾工作依托社会组织很重要,经过培训的志愿者可以在专业机构接触不到的地方展开工作。据省卫生厅介绍,我省已有50个社会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

(A05版)